徐瑾经济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展望2023:信心比黄金宝贵

徐瑾:算算经济账,今年会走向何方?地区经济分化之下,消费能否担起经济复苏的大任?当我们谈论机会以及经济恢复之前,应该先谈恢复信心。
2天前

徐瑾书单:春节闭门读历史

徐瑾:历史对于国人来说,不仅是过去的新闻,更是现实的信仰之一。我选了几本适合假期的读物,与大家分享。
2023年1月20日

“傻子”年广九:大时代中的小人物

徐瑾:年广九今天还在被纪念,本质上在于,他精准地代表了当时的时代精神:求变,求富,求市场。在大时代的洪流中,普通人也可以有所作为。
2023年1月13日

永远要回到亚当•斯密

徐瑾:阅读不是终点,只是起点,经典与大师,始终是最值得托付的依靠。站在斯密之类大师肩头,我们更可能看到经济学的全貌,明白理解当下。
2023年1月9日

告别2022,2023会好吗?

徐瑾:新年献词原本是做题家擅长领域,为何遭遇群嘲?丧失感是关键词,而最大的新冠后遗症可能是没钱。道路在哪里?先活着,压缩杠杆,等变暖。
2023年1月3日

展望2023:结束与开始

徐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了什么信息?这三年,到底教给了我们什么?稳增长的核心是稳人心,不折腾。对于2023年,我相对谨慎乐观。
2022年12月19日

徐瑾书单:大国与大师

徐瑾:今年谈经济,技术细枝末节已无关紧要,一些更基本的问题横亘在理论与现实之间,我们应回归经济根本与大师经典。
2022年12月16日

三年:我们还能回到过去么?

徐瑾:三年是一个令人心悸的数字,放开值得肯定,毕竟大家都经不起更多折腾了。我们也不是简单就回到三年前。很多世事,经不起考验。
2022年12月15日

长者离场:一个时代的句号

徐瑾:长者的出身、选择与运气,使他在转折时代做出他口中“一点微小的工作”,改变无数人命运;有理由说,历史在他身后已经不同。
2022年12月2日

林毓生去世,他留下什么启发?

徐瑾:面对传统,我们何去何从?所谓现代化,就是西化么?中国未来应该走向何方?学者林毓生用一生思考,为这些问题的答案添加了新的维度。
2022年12月2日

货币王者如何主宰经济

徐瑾:货币的问题,好像很高深,其实却离我们也很近;一个数字与代码,带来无数财富的交换兴替。央行不仅决定货币发行,也在决定经济荣枯。
2022年11月18日

“斯人”还是“是人”,为什么很重要?

徐瑾:“斯人”还是“是人”,本身并不重要,背后的意义却对于记忆的守护与取舍。大家讨论热情之高,其实也是捍卫对于这个字的个体记忆。
2022年11月1日

鹤岗买房热:真相与隐喻

徐瑾:鹤岗热,源自低房价的流量密码,戳中时代的内卷痛点。这种生活很难提供更多选择,大城市的鹤岗化苗头更值得警惕。
2022年10月24日

李宁品牌出事了,冤么?

徐瑾:李宁新品风波引发舆论风潮,市值蒸发上百亿元。如何看?李宁公司真的是大冤种么?网友反应是集体情绪映射,李宁也曾经受益于此。
2022年10月23日

女研究生休学生子,争议背后的软阶层焦虑

徐瑾:生育是个人自由,也是经济学决策。从王漫妮拒婚留学到女研究生休学生子,社会心态发生了什么变化?内卷之下,可能性让位于确定性。
2022年9月24日

女王离去:旧时代的王冠,新时代的彷徨

徐瑾:女王去世,为何引发全球关注?会削弱英国影响吗?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君主制这样的旧时代产物,在当下到底意味着什么?
2022年9月23日

稻盛和夫:神话与真实之间

徐瑾:稻盛离开终结了一个时代,即塑造日本战后繁荣的象征人物离场。在中国,有人觉得他是管理大师,也有人觉得他被造神了。如何审视其遗产?
2022年9月9日

戈尔巴乔夫:漫长的告别

徐瑾:戈尔巴乔夫高龄去世,对他的评价,争议远未结束。放手,大概是对于戈尔巴乔夫最精确的评价。俄罗斯改革为何不顺利?休克疗法如何评价?
2022年9月1日

任正非喊“活下去”:什么是真正的长期主义?

徐瑾:在活下去的呼声中,陷入精神内耗的,显然不仅仅是A股。企业家心气的高低,就是年轻人就业机会的多寡,也是城市居民加杠杆胆量的大小
2022年8月25日

空置率又预警,这次狼真来了吗?

徐瑾:5年前,大多数人担心房价要涨,空置率高喊20%,也阻拦不了上车热情;而今,12%的数据却需道歉。空置率,是不是狼来了的故事?
2022年8月16日

三亚风波:当旅游也成为一场豪赌

徐瑾:旅游,真成为奢侈品了?当不确定性的坏事发生,面对当事人处境,主流情感应该是同情居多;但为什么有时候无理由的指责,会占据上风?
2022年8月10日

二舅:小镇做题家的集体乡愁

徐瑾:借用马克思的话,“二舅”无法自己发声,只能被人表述被人评价。比起其人真假好坏,其流行背后原因更耐人寻味。什么才算真正的活着?
2022年7月28日

停贷潮背后,房地产何去何从

徐瑾:烂尾楼问题,导致业主集体停止按揭贷款供款;问题出在哪里?期房制度只是一方面,更大问题在于房地产市场乃至更宏大层面的风险。
2022年7月18日

明星考编制,为何惹恼“小镇做题家”

徐瑾:顶流明星、编制、特权,使得这一事件如火如荼。弱者的被剥夺感,引发隐秘的集体反弹。在软阶层时代,小镇做题家的路,为何越走越窄?
2022年7月13日
1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