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马云

新规促使投资者反思中国科技股

中国科技巨头在新冠疫情期间吸引大量投资,但在中国发布反垄断新规草案后,投资者正在审查对这些股票的创纪录持有量。
4天前

蚂蚁上市暂停:科技无限,金融有界,监管有度

李楠、陈开宇:蚂蚁集团每股68.8元的价格合理吗?蚂蚁应该受到金融监管吗?金融中介为什么赚钱?需要从金融机构特殊性入手,理清蚂蚁定位。
2020年11月18日

中国官员警示金融科技垄断风险

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警告,金融业技术进步带来垄断风险。他指出金融科技并不改变金融本质,必须“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
2020年11月12日

蚂蚁暂缓上市 中国散户要求基金退款

蚂蚁集团向国内散户投资者提供的参与其IPO的途径是借助通过支付宝app销售的共同基金。在上市被叫停后,5只相关基金拒绝立即退款。
2020年11月11日

蚂蚁集团回归股市道路曲折

监管机构表示,对待金融科技公司将更像对待银行,这可能大幅降低金融科技公司的估值及其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2020年11月10日

阿里巴巴淡化蚂蚁IPO被暂停的影响

这家中国电商巨头周四公布其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时,极力避免讨论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的尴尬。
2020年11月6日

蚂蚁IPO可能至少推迟六个月

直接参与上市交易的人士和投资者称,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可能会推迟至少六个月,而且届时其估值将会更低。
2020年11月6日

金融监管越少越好吗?

夏春:第三代监管理论认为,好的监管,不管宣称的目标是什么,实质必须降低金融业的欺诈和腐败,并鼓励竞争,而不是保护既得利益者。
2020年11月6日

马云可否任中国国际贸易谈判代表?

叶胜舟:马云可以作为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
2020年11月6日

蚂蚁受挫对互联网平台的启示

桑希尔:蚂蚁集团提供了一个在数字时代如何创建消费者导向企业的样板,但无论它有多灵活,它还是要服从监管。
2020年11月6日

中国政府称暂缓蚂蚁集团IPO以维护市场稳定

中国监管机构一直在稳步收紧对中国蓬勃发展的小额贷款行业的控制,现在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成了他们的目标。
2020年11月5日

FT社评:蚂蚁集团被暂停IPO突显金融科技监管难题

风险往往集中在金融系统中最不受监管的领域。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的监管机构,都不能让金融科技成为自己的致命弱点。
2020年11月5日

蚂蚁集团IPO被监管机构暂停

这家支付集团在沪港两地的IPO计划被中国监管机构以“重大事项”为由暂缓。
2020年11月4日

蚂蚁上市前夕马云被监管约谈

中国央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他们对马云、井贤栋、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2020年11月3日

金融监管理念:从“当铺思维”走向“治理思维”

郑志刚:对金融监管,我们应该更多采取多元化、开放和包容的态度,我们当下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与未来接轨”,而不是与陈旧的过去接轨。
2020年11月3日

蚂蚁集团IPO引发投资者抢购股票

投资者竞相争取在这一全球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股票发售中分得一杯羹,将这家支付集团的募资总额推高至近370亿美元。
2020年10月30日

FT社评:蚂蚁崛起是中国的成功故事

就目前而言,蚂蚁崛起是中国的一个成功故事。该集团的创新及可媲美西方的服务值得肯定,但它在前进道路上仍面临重大障碍。
2020年10月29日

蚂蚁集团上市将募资逾340亿美元

已经设定的沪港两地上市发行价意味着,这家中国支付集团的IPO规模将会超越2019年上市、募资294亿美元的沙特阿美。
2020年10月27日

Lex专栏:蚂蚁股票发行价为何不贵

尽管344亿美元的募资总额令人惊叹,但蚂蚁集团设定的上海和香港股票发行价是诱人的。长期投资者应该问为什么会这样。
2020年10月27日

马云演讲:“确定”和“不确定”

周浩:马云演讲引发争议,讨论变得热烈且割裂。如果从一个宏观角度来看,马云的看法中存在着“确定性”以及“不确定性”,如何区分二者?
2020年10月27日

从阿里合伙人制度到蚂蚁有限合伙构架:马云的“公司控制之道”

郑志刚:由于很好地平衡员工股权激励与实控人对公司控制问题,可以预计中国资本市场将会有更多的公司选择有限合伙构架实现实控人对公司的控制。
2020年10月27日

马云在蚂蚁上市前抨击国际金融规则

马云称,巴塞尔规则不适合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很少去想……发展中的国家机会在哪里”。
2020年10月26日

马云刷屏:“新”金融与“老”监管,谁对谁错?

徐瑾:马云演讲刷屏金融圈。中国是否不存在系统性金融风险?新金融如何监管?直接判断对错动机,意义不大,我们更应该思考背后趋势和大背景。
2020年10月26日

蚂蚁集团IPO获港交所批准

这意味着这家在线支付集团跨过其30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的最后一道障碍,即将启动此次史上规模最大的股票上市。
2020年10月22日

王中军:拍电影“纯属偶然”

王中军称自己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而为了解决华谊的现金危机,他不得不卖掉藏画。
2020年9月28日

钟睒睒:中国瓶装水市场顶端的“独狼”

农夫山泉上市后,钟睒睒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他坚持以自己的方式做事,在中国商界被称为“独狼”。
2020年9月15日

Lex专栏:蚂蚁的盛大上市

蚂蚁集团在沪港同步上市或成就史上最大IPO。它在此刻上市是明智之举,其估值合理,而且中国监管机构正在鼓励投资者购买股票。
2020年8月26日

马云卸任软银董事

马云将从任职13年的软银董事会卸任,这是这家正走向历史性亏损的日本科技集团一连串备受瞩目的离职事件中的最新一起。
2020年5月18日

Lex专栏:软银能动手中的阿里巴巴股份吗?

出售阿里巴巴股份对孙正义一定很有诱惑力,但那样做将严重损害软银的股价。与软银相比,阿里巴巴股份才是下金蛋的鹅。
2019年12月12日

阿里回归亚洲市场未来面临的挑战

郑志刚:在阿里以回归亚洲市场展开的新一轮资本市场国际化战略实施进程中,香港二次赴港上市仅是开了一个好头,未来前进道路上依然面临诸多挑战。
2019年11月28日

合伙人制度何以成为阿里传承的制度凭借?

郑志刚:合伙人制度是马云所谓的推动阿里传承计划顺利进展的关键制度。该制度何以能成为阿里传承中重要的制度凭借?
2019年9月20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