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推特封特朗普号事件中的公权、私权与言论自由

邓聿文:因特朗普公职人员的身份,对他的个人言论要求也应远高于一般公众,他的推特言论理应具有高度真实性和公正性。
4天前

美国主流媒体是否背离了客观独立与言论自由原则?

余智:美国主流媒体在此次大选中并未背离客观独立与言论自由原则,而是很好地维护了这些原则,部分特朗普支持者的看法是偏颇的。
2021年1月12日

FT社评:互联网时代言论自由的边界

虽然Twitter等社交媒体是否应该“永久”地封禁特朗普账号值得商榷,但不封禁将会造成更大风险。
2021年1月12日

默克尔:Twitter封禁特朗普账号“有问题”

德国总理通过其发言人表示,美国政府应效仿德国,制定限制网络煽动的法律,而不是任由Twitter、Facebook等平台自行制定规则。
2021年1月12日

封禁特朗普:硅谷是否做得过火了?

硅谷巨头将特朗普逐出社交平台的一致举动加剧了一场激烈辩论: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
2021年1月12日

推特封禁特朗普侵犯言论自由吗?

刘波:特朗普与推特之间的关系适用“意思自治”原则,既然推特的行为是合法的,它就不可能是侵犯言论自由的行为。
2021年1月11日

从宪政看美国大选(下)

许成钢:在面对大选出现的诸多问题时应关注宪政制度的核心。与其讨论严重误导的左和右,不如讨论有益还是破坏宪政。
2021年1月7日

美国总统的反对者

邓聿文:从五个因应对新冠疫情不力而批评特朗普的力量来看,美国民主最根本的言论自由还保持着活跃的生命力。
2020年5月15日

让信息跑过病毒

盛洪:要打赢这场防疫之战,就必须让信息自由发布和流动,让它跑过病毒。这就需要落实《宪法》第35条和相关法律。
2020年1月31日

“拖后腿”的中国人文社科

龚刃韧:历史证明,没有言论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自然科学某些学科仍能快速发展,但人文社科必受严重束缚。
2019年6月21日

中国缺乏的不是自由精神,而是保障自由的制度安排

黄屏:若说中国的先贤没有践行和要求过人间的以自觉自律为底色的各类自由,是极其不公正的,只是他们不以“自由”这个现代词汇来指代罢了。
2019年4月17日

新加坡立法打击假新闻

新加坡公布了一项影响深远的法案草案,依据该法案,恶意散播假信息者将被处以最高100万新元的罚款和最长10年的监禁。
2019年4月2日

清华应善待自己的优秀学者

张千帆:一所大学失去了土地、资产,都知道是损失;失去了真正的学者,却浑然不知所失,甚至庆幸自己去掉了一根“芒刺”——这还是大学吗?
2019年3月27日

哪有学者不表达?

郭于华:我的清华同事许章润作为一位法学教授,倡导宪政民主、强调依法治国,原是本分之责,何错之有?令他“下课”,岂非与大学精神背道而驰?
2019年3月26日

做空者莱夫特将再次就香港证监会开出的交易禁令上诉

曾做空恒大的香橼研究做空者莱夫特将对香港的一项裁决提起上诉,该项裁决责令他5年内不得在香港从事交易活动。
2019年1月16日

中国知名摄影师在新疆失联

卢广在新疆被拘留,此前他已失踪三周多。妻子称他去新疆是应朋友之邀。他以记录环境污染以及艾滋病村的作品而闻名。
2018年11月29日

流亡作家马建担忧香港的未来

马建一度被阻止在香港国际文学节上发言,他认为从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可以看出中国将如何影响更广阔的世界。
2018年11月14日

FT亚洲新闻主编马凯被香港拒绝入境

马凯被香港拒绝入境,几周前,香港当局拒绝为他续签工作签证。同一天,作家马建在香港的两场讲座也被取消。
2018年11月9日

“哪有先生不说话?!”

许章润: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胡适之先生所言,哪能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2018年11月6日

“左翼青年”的言论自由,要不要保护?

陈抒宁:一个自由主义者反对言论自由被褫夺,并不是为了以后能得到相应的回报,而只是在践行他自己的政治正义。
2018年11月2日

FT社评:香港言论自由受到侵蚀

英国《金融时报》不支持港独构想,但强烈支持言论自由原则。香港政府拒绝向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发放签证的决定非常令人遗憾。
2018年10月8日

香港政府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

这是自香港主权移交以来,香港政府首次援引《社团条例》来禁止一个政党运作。香港保安局称此举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
2018年9月25日

FT社评:社交媒体必须担起责任

社交平台很容易被用户操纵和滥用,从而为极端言行提供便利。现在社交平台必须解决如何遏制不当言行的问题。
2018年9月7日

美司法部暗示将就抑制言论自由向科技公司追责

继特朗普警告谷歌、Facebook和Twitter要小心之后,美国司法部暗示将让科技公司在竞争和言论自由等问题上负起责任。
2018年9月6日

从“厨房时刻”到“微信时刻”

许章润:纸媒难言,此处有声。广电缄默,群信嚣嚷。大珠小珠,嘈嘈切切,瞬间流散,万人过眼,好一个深夜微信大厨房。
2018年6月25日

FT社评:勿让打击假新闻成为压制媒体的烟雾弹

我们不能指望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能够自我监管,但也不能信任政府成为记者该写或不该写什么的最终决定者。
2018年4月9日

Telegram拒绝将用户数据交给俄罗斯当局

这款即时通信应用表示,从技术上讲,它没有办法把用户账户密钥交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这可能导致该应用在俄遭到屏蔽。
2018年4月3日

中国允许学者辩论对朝政策的背后

中国学界近来罕见地出现了围绕该如何应对朝鲜的激烈辩论,对朝强硬派似乎占了上风,这或许反映出政府对朝政策的转向。
2018年1月30日

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张千帆:左右两派都需要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的宪法保护,对待宪法的态度应该一致,积极推动宪法的实质性实施。
2017年12月30日

苹果称今年已下架数百个VPN应用

苹果表示今年已应中国政府要求下架了674个VPN应用,而Skype在中国多个应用商店被下架显示中国互联网整治行动在升级。
2017年11月22日

中国收紧对中外合办大学的政治控制

中共已命令中外合办的大学设立党组织并授予一名党员身份的高管以决策权,彻底改变了此前对保障学术自由的承诺。
2017年11月21日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