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元

人民币强势迈进“拜登时代”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目前处于30个月高点,年内人民币是否继续升值,主要取决于美中关系走向及美元是否保持疲软。
2天前

投机者仍在增加美元空头头寸

尽管美元今年反弹了近1%,但投机性投资者对美元贬值的押注仍达到2018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5天前

展望2021:人民币还会继续升值吗?

邓宇:人民币持续升值态势下,中长期因素是更具启发性的视角:美元进入贬值周期预期走强,预计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3-6.7区间。
2021年1月12日

欧元和英镑走高 美元下跌

欧元周三攀升至今年最高点,全年上涨近10%。与此同时,英镑接近突破今年的最高点,对美元汇率上涨0.8%,至1英镑兑1.36美元。
2020年12月31日

为什么押注美元大跌是愚蠢的

艾肯格林:现在许多人预测美元大跌,他们提出了四个观点,但这些观点都有瑕疵,押注美元持续下跌是愚蠢的。
2020年12月29日

比特币会终结美元霸主地位吗?

夏尔马:新冠疫情期间,美国官员相信他们可以无限量印制美元,而不会损害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但一类新的角逐者正在出现:加密货币。
2020年12月11日

2021年:美元怎么走?

周茂华:今年美元指数走出过山车行情,继3月创出三年新高后一路走弱;但从美国经济内生动能与美元面临环境相对友好,2021年美元有望温和走强。
2020年12月1日

人民币趋势及对大类资产投资影响

李海涛、林锡:短期人民币升值趋势或得到缓和。人民币升值利多商品及股市、利空债市,有利于美元负债公司降低负债成本,造成短期汇兑收益上升。
2020年11月20日

拜登当选对资本市场的影响

李海涛、林锡:拜登当选或带来更高的通胀与财政赤字;将更有利于经济复苏(空美债)、美股及黄金,相对利空美元,利多人民币。
2020年11月9日

美国大选如何影响经济和资本市场?

李海涛、林锡: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二者都可能较快出台财政纾困及基建支持计划,同时短期内贸易摩擦得到一定缓和,对美股形成利好。
2020年10月29日

人民币:短期听“故事”,长期看时代

胡伟俊: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2020年10月27日

人民币的快速升值还能持续吗?

张明: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仍将面临一定的升值压力,但多种因素之下,人民币兑美元升值速度或将下降,汇率双边波动有望上升。
2020年10月15日

美国大选不确定性扭转美元跌势

随着投资者准备迎接特朗普与拜登对决可能出现的混乱结局,金融市场对动荡的预期有所上升。鉴于美元仍是首选避险资产,各方开始看好美元。
2020年9月30日

美联储暗示极低利率将持续多年

美国央行试图加强其对新冠疫情的货币政策回应之际,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发布新指引,落实上月出炉的鸽派长期政策立场。
2020年9月17日

人民币处在升值周期的什么阶段?

夏春:人民币过去几个月表现已好于预期,但影响汇率的因素太多。此时,我们需要思考:未来什么情形下美元会逆势走强?
2020年9月16日

人民币汇率升至一年多高点

8月份,中国零售总额实现今年以来的首次增长。分析师表示,当前条件有利于减弱官方对人民币汇率整体走强的抵制。
2020年9月15日

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

周浩:有时汇率问题非常“全球化”,有时又非常“本土化”;有时汇率非常“基本面”,有时又非常“情绪面”。
2020年9月8日

美元的主导地位还能维持多久?

伍治坚:如果美国继续无节制印钞,那么总有一天会从量变到质变,导致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金融秩序发生变革。
2020年9月8日

美元的生命力还很强

邦宁:似乎可以解释美元近期疲软的许多因素,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基于对近期趋势的外推预测美元进一步走低,可能会失算。
2020年8月13日

2020年中资本市场回顾与展望

李海涛:债券配置机会不大,理财产品收益率也将下行;经济恢复、流动性充分下的股市是一个配置选择;楼市有回升趋势;长期来看,美元堪忧。
2020年8月4日

IMF:美元主导地位可能放大危机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发现,美元在贸易和金融领域的主导地位意味着,疫情期间走弱的新兴市场货币无法像过去那样有效吸收冲击。
2020年7月21日

中国不再是美元的靠山

豪厄尔:如果中国希望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即便中国只部分抛弃美元,也将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
2020年7月9日

强劲非农就业数据与疫情反扑:美国经济与金融市场前景

周茂华:6月美国经济一方面是强劲非农就业数据,另一面是疫情迅猛反扑,未来美国就业、经济前景如何?又将如何影响金融市场表现?
2020年7月7日

人民币汇率会一跌而不可收拾吗?

李海涛、瞿新荣:从美元指数、跨境资本流动性、中美利率差及中国营商环境来看,在央行管控的自由浮动汇率机制下,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趋势。
2020年6月12日

华尔街策略师开始看跌美元

高盛、摩根大通、德银和花旗近日都主张,美元长期涨势可能终于走到尽头。分析师们注意到美元的几个支撑最近消失或开始摇晃。
2020年6月4日

我们正在进入后美元时代?

福鲁哈尔:从经济数据来看,认为我们正在进入后美元时代似乎不切实际,但削弱美元地位的还有诸多政治因素。
2020年6月2日

央行的性格

周浩:放眼全球,主要央行都有自身的独特性格。中国央行难以捉摸,保持一定程度的神秘感,事实上可以增加在关键时刻的博弈能力。
2020年5月7日

全球经济“疫”变与人民币“升维竞争”

程实、钱智俊:在传统货币价值之上,人民币正在被赋予新型避险资产的时代红利、货币政策工具的创新红利和全球新经济的发展红利。
2020年4月21日

美联储货币互换能够平息“美元荒”吗?

夏乐:G20再谈美元货币互换,这能缓解美元荒,稳定全球金融市场么?多数新兴市场国家无法与美联储进行货币互换,这构成全球金融体系的隐患。
2020年4月16日

从美元流动性萎缩谈起

温凡:自3月13日以来,全球债券市场出现历史性下跌,亚洲债券亦未能独善其身,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2020年4月16日

放开手脚的美联储能否维持全球金融稳定?

邰蒂:与2008年相比,美联储似乎拥有了更多的自由来打破常规,如允许别国央行和公共机构以美国国债换取美元。
2020年4月2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