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主

“少数”与“多数”的转换:美国民主制度还灵吗?

董一夫:少数族裔所构成的“少数”近年来争取到了越来越多的政治权力,从而减少了在“少数服从多数”民主制度下做出的利益牺牲。
6天前

吉迪恩•拉赫曼的梦中晚宴

拉赫曼:我幻想的晚宴将以20世纪为主题,我希望邀请的历史人物有五位,德国人、美国人、英国人、俄罗斯人和中国人。
2020年12月16日

美国契约的破裂与重建

张千帆:大选后美国宪政民主体制还能否受到信任?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自由派能否弥合内部分歧。
2020年12月1日

拜登外交政策应避开传教式的理想主义

加内什:拜登在对外政策方面不应设置不切实际的道德标准,过于看重外国政权的内在性质将会限制美国的选择。
2020年11月26日

美国选后乱局有损全球民主

皮尔:美国国务院质疑坦桑尼亚“对民主价值观的承诺”,但在其国内,特朗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控大选存在舞弊。
2020年11月20日

美国对民主失灵并不免疫

拉赫曼:特朗普暗示不会接受失败,这让美国民主面临空前压力。如果民主在美国失灵,那将是一场全球悲剧。
2020年11月4日

政府无能——民主制度面对的真正威胁

加内什:如果中国控制住疫情,避免了经济衰退,而美国一直在疫情和衰退中挣扎,那将向世界发出这样一个信息:威权制度更加出色。
2020年11月3日

美国大选关乎美国在全球的角色

沃尔夫:特朗普连任或许会摧毁罗斯福留下的全部政治遗产,但即便他败选,这种危险也不会消除——除非美国政治彻底改变。
2020年10月29日

FT社评:本次美国大选将考验民主制度

拜登下周的普选票优势可能会非常大,以至于特朗普无法实施他所做的威胁。如果结果并非如此,美国民主将面临严峻的压力考验。
2020年10月27日

民主并不是越多越好

加内什:和以前一样,政府与被统治者之间的距离远一点,既可以提高前者的质量,又能够让后者最终掌权。
2020年9月24日

“U型转弯”是好事

凯莉:政府在政策上改弦易辙,其实是一个健康并且正常运转的民主国家的标志,它表明政府愿意倾听,从善如流。
2020年7月23日

公民意识:摆脱当下困境的关键

沃尔夫:当今时代,政治、社会和经济可以围绕怎样的思想运转?答案应该是公民意识。其理由在2500年前就被亚里士多德一语道破。
2020年7月9日

美国社会或许比你想象的更健康

加內什:反对封锁的美国人是真实存在的,但他们属于少数。新冠疫情期间,美国人基本上配合了大规模封锁和经济停摆。
2020年6月10日

我们能更幸福吗?

福鲁哈尔:一旦国家达到了基本的发展水平,经济增长并不会让我们幸福,让我们幸福的是与他人的关系和高度的社会信任。
2020年5月21日

特朗普如何证明奥威尔错了?

库柏:奥威尔相信语言清晰能使人思维清晰并防止谎言。但我发觉他错了。特朗普证明,清晰平实的语言可让谎言可信。
2020年5月18日

后浪、“赛先生”和回音室

刘裘蒂:如果决策者把自己困在“回音室”里,那么即使有“赛先生”,也不能避免因人性缺失而造成的灾难。
2020年5月15日

FT社评:美国不能让民主成为新冠病毒牺牲品

新冠疫情可能会对民主产生干扰,破坏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结果,所幸现在已有不少旨在确保大选公平、自由且包容的提案。
2020年4月26日

透视香港的“问题”人群

梁海明、梁海明:要同时满足新利益团体、新竞争者、民众新要求,建立一个新的政商民联盟,则势必改变当年带来成功的黄金法则。
2020年2月25日

特朗普宣称有权干预刑事案件

针对司法部长巴尔对他发表推文的强烈指责,特朗普的回应是在Twitter上谈论自己的广泛权力,称他有法律权利对刑事案件发表指导意见。
2020年2月18日

罗斯福的“四大自由”与联合国的诞生  

龚刃韧:79年前的1月6日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四大自由”原则,对世界进程产生深远影响,但至今还远未在全世界实现。
2020年1月9日

英国与俄罗斯:两个落单的欧洲大国

拉赫曼:屹立数个世纪的欧洲大国不太可能简简单单就变得无足轻重。它们的利益应该得到考虑,否则就得与它们对抗。
2019年11月1日

酝酿多年的智利危机

普里布尔:智利爆发的抗议也许让外国人意外,但是对于忽视不平等的危险,对于建设包容性政治制度的重要性,这场危机提供了客观借鉴。
2019年10月30日

谁为人民代言?

沙玛:自由民主制度正受到宣称代表民意的民粹主义政客的攻击,但自由民主的三根支柱仍然伫立着。
2019年10月29日

让民主制度“现代化”

巴伯:民主制度需要经常修补才能良好运行,这意味着不断调整政治代表形式和经济管理模式,以适应变化。
2019年10月7日

后真相时代与民主的终结

汪铮:这是一个思想与观点泛滥而事实与真相不再重要的年代,人们观点差异巨大又执着己见和歧视异见的年代。
2019年9月27日

谁来拯救美国的民主制度?

卢斯:在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回忆录中,人们并没有如预期中那样看到他对特朗普的批评。
2019年9月9日

民粹主义者沉溺“沼泽”

库柏:因承诺“排干沼泽”而当选的民粹主义者们现在被指责沉溺于沼泽中,他们正在失去对腐败政治问题的控制。
2019年7月16日

自由主义失去意义了吗?

沃尔夫:普京宣称自由主义思想失去了意义。他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但他有一点是对的,自由民主国家遇到了困难。
2019年7月4日

企业管理者如何使用权力?

斯卡平克:企业管理者可以利用权力做好事,说服人们相信你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就像其他任何权力一样,管理者的权力也会滋生腐败。
2019年4月28日

西方精英为什么不懂民族主义了?

张锋:波士顿大学教授格林菲尔德指出,精英批评民族主义是民主制度的威胁,却不知民族主义是政治民主的历史根基。
2019年4月26日

威权协商:中国政治发展的协商转向(三)

何包钢、沃伦:尽管协商主导的民主化是一种更为长期的可能性,但短期内协商威权主义会占据上风。
2019年4月16日
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