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经济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加速2021:我们迎来什么新趋势

徐瑾:疫情并没有改变世界的趋势,只不过是加快了趋势的发展态势。无论国家、公司还是个人,都需要思考计划,构思更多备选;否则可能不进反退。
2天前

拜登险胜,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徐瑾:拜登险胜,特朗普也没有全输,如何看待这一选举结果?无论哪一个党派,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中国如何做?
2020年11月9日

大选之下重新审视中美大棋局(上)

徐瑾:2020是世界局势混战时刻,疫情肆虐,中美碰撞;谁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不容错过,其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2020年11月2日

马云刷屏:“新”金融与“老”监管,谁对谁错?

徐瑾:马云演讲刷屏金融圈。中国是否不存在系统性金融风险?新金融如何监管?直接判断对错动机,意义不大,我们更应该思考背后趋势和大背景。
2020年10月26日

内卷流行背后的软阶层时代

徐瑾:“内卷”深入人心,激发出公众的再创造热情。内卷往往意味着低水平无意义的重复,其流行原因,在于阶层上升通道变窄,软阶层大量涌现。
2020年10月23日

央行数字货币向左,区块链向右

徐瑾:数字货币会颠覆现存货币制度么?央行数字货币又能带来什么新启发?未来的人才不仅需要懂经济,更需要理解技术。
2020年10月16日

中美关系:美国自由主义如何遭遇挫折

徐瑾:中美建交近半个世纪,定位不断转换。贸易纠纷与新冷战等论调,是因为领袖的个人因素,还是中美关系的必然结果?答案可能在二者之间。
2020年10月9日

中美冲突:现实主义如何看

徐瑾:当下中美政策变化,体现为从威尔逊主义的合作转向霍布斯主义的对抗,从自由主义的接触走向现实主义的遏制。如何最符合中国国际利益?
2020年9月29日

华尔街东进中国,下注背后的长期主义

徐瑾:在中美脱钩情况下,中国金融开放却有加速迹象。如果不是狼,外资能给投资者带来什么机会?对国内投资者而言,外资进入还是一件好事。
2020年9月24日

后印钞时代叩问货币本质

徐瑾:货币不仅能操纵个体命运,也可以主宰国家前途。在后印钞时代,要回答货币是什么,可能需要借助历史去追溯其起源。
2020年9月10日

安倍的政治遗产:会留给日本与亚洲什么?

徐瑾:安倍晋三对日本影响很大,除了安倍经济学,政治家回归以及日美联盟,也是其政治遗产。对于他评价的参差,也是日本历史在当下的回响。
2020年9月4日

500年大国兴衰史,告诉我们什么

徐瑾:伟大的帝国,崛起又没落。尤其这五百年中,大国的竞争此起彼落。中美博弈当下,透过历史的棱镜,能够得出什么结论?
2020年8月28日

重温基辛格: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的未来?

徐瑾:中国人如何看中国,与世界如何看中国,总是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关于中国与西方,基辛格的思考始终值得重视。
2020年8月18日

大国竞争:美国战后为何遏制苏联

徐瑾:谈到大国竞争,绕不开凯南的“遏制”理论,推动了冷战形成;但他强调更多政治遏制,形势却发展到了军事遏制,甚至全面遏制。
2020年8月3日

中美博弈:经济关联,能否避免战争?

徐瑾:经济对于战争与和平的影响,到底是怎么样的?对此,自由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论不同。大国之间,如何避免贸易—安全形势的恶性循环?
2020年7月27日

中美博弈: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徐瑾: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是否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这种新旧竞争模式在历史中反复出现。和平解决并非没有办法。
2020年7月23日

深圳最严调控来临,中国房价走向何方?

徐瑾:深圳楼市遭遇最严调控,对其他城市影响如何?房地产不仅仅是投资品,更是中国家庭最重要的金融资产。
2020年7月17日

股市大涨,重回2015还是2018?

徐瑾:这一次牛市真的来了么?上涨背后,还是古老的故事:太多的流动性,追逐太少的资产。软阶层应保持关注,谨慎参与。
2020年7月8日

高考冒名顶替背后的阶层之轮

徐瑾:高考冒名顶替为何备受关注?和科举类似,高考是国人最普遍的阶层通道,也是软阶层社会关于平等的最后遮羞布。
2020年6月29日

金融高层发声,经济趋势何去何从?

徐瑾:陆家嘴论坛透露了什么信息?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如何应对变局?
2020年6月22日

从种族到歧视:人人都戴有色眼镜

徐瑾:美国再次爆发种族冲突,经济学视角如何看?从种族到年龄,从性别到宗教,有色眼镜无处不在。如何消除社会认知错误带来的各种偏见?
2020年6月16日

大师笔下的真美国:从黑人平权到白人的失落

徐瑾:谈美国种族问题,南方是绕不开的。多年前,文学大师奈保尔就洞察到,平权运动没有解决歧视;而穷白人失落,也构成特朗普上台的大背景。
2020年6月11日

黑人之死:种族冲突背后的两个美国

徐瑾:一个小人物的非正常死亡,为何引发美国抗议连连升级?除了种族不平等这一敏感神经,也在于美国左右之争。不平等,是新的种族隔离。
2020年6月8日

地摊:人间烟火之外的制度意义

徐瑾: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2020年6月4日

海南自贸港能够取代香港么?

徐瑾:海南自由港,为何出台?从自贸区到自贸港,能否解决中国当下诸多问题?逆全球化之下,香港的地位是否有改变?
2020年6月2日

赤字货币化争议下,警惕财富大转移

徐瑾:财政货币赤字化,从理论到现实,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如果大规模推出,必然是新一轮财富大洗牌,带来阶层进一步分化。
2020年5月29日

“两会”定调后,经济趋势如何?

徐瑾:两会最大看点是什么?未来趋势将是一个钱变少的时代,阶层跃升会放缓,软阶层时代正在缓步来到。财政赤字货币化,有用么?
2020年5月25日

马云在B站被怼,这一届后浪在想什么

徐瑾:马云的演讲在B站被怼,后浪在想什么?这不仅是观点之争,更是话语模式之争。反对资本话语,近年很流行,既可以发表不满,又相对安全。
2020年5月14日

报复性消费,还是报复性存钱?

徐瑾:疫情之下,报复性消费曾被寄予振兴经济的厚望;如今报复性存钱的兴起,年轻人消费有何变化?
2020年5月11日

学区房的阶层游戏,要凉了么?

徐瑾:对学区房抑制,会逐渐成为主流。这是否意味着学区房一定暴跌?从住房的逻辑,反观学区房,会更清晰:学区房,逐渐由投资品变为消费品。
2020年5月8日

前浪与后浪,永久的循环

徐瑾:B站短视频《后浪》引发热议,说明青春真是时代的拜物教。但将人群以年龄划分,只是简单标签化。前浪后浪的生存困境,有什么不同么?
2020年5月5日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