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20年度报告

2020年:游戏的分水岭之年

新冠疫情让人们困在家里,许多此前从不玩游戏的人就此“入坑”,游戏成为了隔离期间的慰藉,成为了通向外部世界的生命线。

对游戏行业来说,这场可怕的疫情是“一剂催化剂”,证明“游戏是大众市场的娱乐,它将继续存在下去。有些人会变得更喜欢它,有些人会变得没那么喜欢它,但现在他们都将它视为与Netflix、电影院或其他东西一样有效的娱乐”。

这些话是马尔钦•伊温斯基(Marcin Iwinski)与我谈及他的新游戏《赛博朋克2077》(Cyberpunk 2077)时说的。虽然这个游戏受到了一些批评,但他的分析是正确的:2020年是游戏的分水岭之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以后,所有户外娱乐活动一夜之间消失了。画廊关闭,节日庆典取消,电影拍摄暂停。但游戏开发仍在迅速进行,隔离措施带来了大批好奇的新玩家,他们在虚拟世界找到了慰藉,以抵御坏消息的冲击。游戏的受欢迎程度和文化合法性激增并不是新冠疫情导致的——这一进程本就已经在发生——但它肯定加速了这一进程。

游戏行业分析公司Newzoo一直在努力跟上该行业的巨大繁荣,最近第二次修订了2020年的市场评估,将预期提高到1749亿美元。2020年,许多在线游戏的玩家人数均创下新高,即使封锁限制被取消,这一数字也没有减少。玩家一开始可能是因为疫情期间无聊而被吸引,但后来他们就留了下来。

2020年秋天,人们很难错过PlayStation和Xbox发布新款游戏主机的头条新闻。尽管人们对主机这种游戏载体的生命力还能持续多久提出了质疑,但这两款新主机都很快受到了粉丝的追捧,几乎在所有地方售罄。新的主机周期伊始往往是一个奇怪的时刻,昂贵的新硬件出现时,能够充分发挥新硬件机能的游戏往往还没有发行,但这些设备的潜力将在未来几年显露。对于那些犹豫要不要购买新机的人来说,最好的建议可能是等到价格下降、开发商开始发行你在其他平台无法体验到的绝佳游戏时再买。

2020年是其他文化开始接受游戏空间作为虚拟舞台的一年,同时真实的舞台也几乎都取消了。去年4月,说唱歌手特拉维斯•斯科特(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Fortnite)的游戏空间里举办了一场大型演唱会;去年11月,说唱歌手Lil Nas X也在在线游戏Roblox中举办了演唱会;说唱歌手Stormzy与《看门狗:自由军团》(Watch Dogs: Legion)合作打造了音乐宣传影片。网络游戏的疆界越来越开阔,不再仅仅是玩游戏的地方,而且是拥有大量热情观众、创作者可以举办艺术展览、上演戏剧和放映电影的平台。

随着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我们的政治也进入了游戏世界。有玩家在《模拟人生》(The Sims)中举行了“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而游戏行业本身则通过发表声明、捐款和推迟活动为抗议者的声音腾出空间,对这一事业表示支持——尽管受到程度不一的批评。

2019年,#MeToo运动也重创游戏行业,几家知名公司面临高管涉嫌性行为不端的指控,法国游戏巨头育碧(Ubisoft)便是其中之一。这为以不透明著称的游戏行业打开了一扇门,让它开始表现得更加透明化,并可能加速游戏行业自身解决女性和弱势群体代表性薄弱的问题。

然而,尽管人们一直讨论游戏在文化领域的地位如何变化,但在2020年,游戏能吸引到新玩家完全是依靠其质量。2020年,没有哪款游戏比《集合啦!动物森友会》(Animal Crossing: New Horizons)让更多从不玩游戏的人“入坑”,这款游戏的发行正值新冠疫情爆发之际,可以说是恰逢其时。该游戏将玩家置于一个偏僻的小岛上,并给玩家设置钓鱼、种植花草和装饰房屋等日常任务。去年春天,新冠疫情导致的焦虑达到顶峰时,玩家和伴侣、孩子和父母都从《动物森友会》有规律的配乐和温和的微风中得到了慰藉。如果说哪一款游戏可以被称为“疫情游戏”,那一定是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