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华盛顿抗议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胡月晓:美国街头抗议来自政治极化,那么根源在哪里?经济低迷并不一定带来政治极化,两级分化、中产消融,才是带来政治极化的直接原因。

近期热门新闻是,美国国会居然被抗议人群攻占,美式民主被一部人认为受到质疑。舆论观点之一,认为是特朗普总统行为导致了美式民主的异化。然而,笔者认为,西方的政治极化现象实际上本世纪第二个时代的新趋势,起初在欧洲表现为左翼势力的膨胀和极端思潮的出现,最后演变为美国街头的“美丽风景”。

研究人员在分析趋势原因时,通常把政治经济学中的这种新趋势归因于2008年金融危机,认为危机后迟迟走不出阴影的经济,是带来政治极化的基础。但经济低迷并不一定带来政治极化,两级分化、中产消融,才是带来政治极化的直接原因。

美国社会马克思价值发展规律再现:中产消融

自上世纪90年代,全球经济进入信息化为特征的“新经济”时代以来,全球化迅速发展,全球化在推动世界经济进入繁荣周期的同时,也带来西方世界贫富差距的扩大;2008全球危机后,全球经济增长普遍放缓,贫困差距问题成为经济、社会、政治等各种议题的核心。

马克思曾经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做过深入而全面的分析,并得出了资本主义生产发展的规律:资本积累的同时苦难不断增长。当前西方经济社会的发展现状似乎表明,国家干预资本主义并没有改变马克思主义者眼中的资本主义剩余价值积累规律,各种收入、财富的税收调节制度,以及反托拉斯法等防止资本过度集中的实践,都没有改变资本主义下财富两级分化的规律,上世纪80、90年代西方中产阶级扩大带来社会稳定结构,或许只是一代人时间内的阶段现象,2008年金融危机实际上就是社会两级分化的经济影响表现。

衡量贫富差距或不平等,经济学界习惯上公认和常用的观察指标是收入基尼系数。然而,在现代市场经济下,决定贫富差距整体格局的并不是收入,而是财富(资产);曾经一度风靡的《21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凯蒂(法,2014)就认为,资本所有权不平等是造成不平等的重要原因。经济越发达,财富积累越多,资产配置和身份商品市场的运行情况,就越决定社会贫富分化的格局,中外莫不如是。身份商品(positional goods)主要是指存量资产,通常指房地产和股票等股权类金融资产,这类资产的购买不会增加现有实体经济领域的真实投资,仅在特定情况下宏观上对改善资源配置有好处。因此,衡量财富间不平等财富基尼系数,在现代社会实际上是比收入基尼系数更为重要的体现社会不平等的观察指标。当今世界各国不平等分布的新特征是——财富占有的不平等;显然,财富分布差距不仅给人以直观感受,而且更能体现真实贫富差距。

从各财富基尼系数的国际对比情况可知,言及美国贫富差距扩大,主要是指财富分布差距。事实上,美国的收入差距并不突出,但财富差距较大;根据瑞信全球财富报告,最新的美国财富基尼系数(2018年)为85.2%,甚至超过了种性制度仍占据社会主流、因而天然具有高不平等特征的印度——2018年印度的财富基尼系数为83.2%,同期中国、日本和韩国的财富基尼系数为70.2%、62.6%、60.6%。香港2018年财富基尼系数为77.7%,这个差距已被认为是当地年轻人容易被别有用心人煽动的社会背景,可见社会的分裂已相当严重,高财富基尼系数表明美国社会已不是中产占主流的橄榄形稳定结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