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民币

人民币趋势及对大类资产投资影响

李海涛、林锡:短期人民币升值趋势或得到缓和。人民币升值利多商品及股市、利空债市,有利于美元负债公司降低负债成本,造成短期汇兑收益上升。

2020年10月22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6.65,创下2018年7月份以来新高,从5月29日7.13到10月22日6.65,人民币近5个月时间升值6.73%,人民币大幅升值对企业贸易和投资产生影响。

图:2020年5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

我们认为,人民币上行趋势没有发生变化,但随着10月12日央行提高远期售汇准备金率,以及避险情绪推高美元反弹,2020年Q4季度人民币趋势可能暂缓,人民币汇率将可能维持在6.60-6.80一线震荡。

人民币汇率升值的逻辑回顾

2020年5月29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7.1316,跌破2008年3月来低点,创12多年新低,市场关注人民币汇率会不会持续贬值。当时人民币贬值的背景主要包括:一是“港区国安法”引发美国干预,同时5月27日孟晚舟未获释的裁决加大中国在对外战略上不确定性;二是彼时持续强势的美元指数带来人民币贬值压力;三是避险情绪下,美债长短端利差走阔为美元的避险提供了一定安全垫。

图:2020年5月份,短期避险情绪带领美元指数走高,人民币贬值

我们在5月27日发表《人民币汇率会一跌而不可收拾吗?》,认为人民币贬值不具有持续性,人民币汇率将反转升值,主要的逻辑包括:

首先,低利率会引发资本外流本币贬值,相反,利率上升,本币升值。2020年5月23日当周,SHIBOR3个月利率落到1.40%,处于10年来底部;而DR007包括10年期国债收益率5月初随中国经济复苏从底部开启反弹,支持人民币走强;

图:SHIBOR3个月和人民币汇率走势,随着SHIBOR利率回升,人民币将升值

图:2020年5月初10年期国债收益率开启反弹

其次,美元指数很难持续保持强势。美元指数是人民币汇率关键变量,这是由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公式决定。从5月份走势来看,由于避险需求以及美元相对欧元强势,美国经济强于欧洲,导致整个美元指数居高不下,包括近期美联储表示不会考虑负利率,这些变量都鼓励了美元强势。

图:4月份美国PMI相对欧元区PMI快速走高

但除了美欧经济预期差的短期变量能够支持美元强势之外,可能会导致美元开始走弱的因素包括美债与美元的超发:

A.2019年底美国外债总额20.4万亿美元,占GDP94%,美元升值会加剧美国政府还款压力。美国政府常年较高的财政赤字,本质上是需要美元贬值来降低其负债压力,稀释联邦政府庞大负债。

B.美元持续对外输出本质上要求美元贬值。美元作为美国对外出口的核心商品,只要美国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维持全球领先地位,全球对美元资产的需求会持续推高美元发行,美元资产持续对外输出本质上对美元指数提出了贬值诉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