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气候变化

忽视气候风险的代价将超过应对风险

范斯蒂尼斯:投资组合的气候风险分析可能在今年成为主流,因为投资者和董事会开始意识到,忽视这些问题的代价可能超过设法应对这些问题。

最近的三笔交易告诉了我们一些有关资本市场的重要动向:2020年,投资组合的气候风险分析可能从小众进入主流。投资者和董事会开始意识到,忽视这些问题的代价可能超过设法应对这些问题。

去年9月,全球指数公司MSCI收购专门从事气候风险分析的专业机构Carbon Delta。在那之前几个月,穆迪(Moody’s)收购了类似的专业机构Four Twenty Seven。去年底,标普(S&P)拟收购可持续发展指数公司RobecoSAM。

推动这种趋势的因素有下列几个。

首先,在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的引领下,一些央行正在为银行和保险公司引入气候压力测试。董事会和投资者可以利用这些测试提供的洞见来改变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实践。

开发的情景和工具很可能也会传播至投资领域。实际上,由澳大利亚政策制定者设计的测试,将明确涵盖养老基金,而不只是银行和保险公司。

第二个推动因素:更好的衡量指标。此前,投资者、银行和保险公司对于企业随着环境变化、监管演变、新技术出现和客户行为变化而可能做出的表现缺乏清晰认识。如果没有高质量的可比数据,金融市场很难有效地对气候相关风险和机遇定价。

然而,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特别工作组(TCFD)在制定企业自愿披露标准方面取得了进展,超过900个公共和私营部门组织已签名支持。数据的质量正稳步提高。

更好的衡量指标将至关重要,因为简单地剔除整个行业(比如能源业)不太可能在规模基础上可行。向低碳经济转型,将需要大规模的资本重新配置和基础设施投资:未来10年期间全球可能需要高达100万亿美元。完全剔除就像是看扁企业脱胎换骨和投资于新机遇的悟性。

这进而正催生第三个转变:投资者激进主义。企业在自愿报告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但仍有一些观望者和很多不一致。对冲基金经理克里斯•霍恩爵士(Sir Chris Hohn)一直敦促所有公司按照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特别工作组的要求公布气候相关信息,我同意他的观点。就这一努力而言,投资者的声音将至关重要,以确保数据足够有用,为决策提供依据。

一些投资者已开始相信,领先者和落后者之间可能存在巨大的估值差异。引人注目的是,大量对冲基金现在正研究投资机会和风险,为较长期资产所有者提供补充。

尽管气候变化的一些物理影响可能需要多年才能变为现实,超出一般的投资委托授权时限,但我们可能更早看到监管、税收、竞争地位、品牌损害、融资成本或诉讼方面的变化。我们已经能够看到能源和汽车行业重新定价的初步迹象。我们尚未看到澳大利亚丛林大火的全面潜在影响。

当然,还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

这些模型仍处于初级阶段。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的优先任务将是把信号与噪音区别开来。央行行长边学边干,可能在第一批压力测试的过程中小步前进。此外,他们不会希望由于过于严格的过程而在无意间创造出“搁浅资产”(尽管这可能是较长期影响)。

另一个风险是,不同的政策制定者是否会制造出乱糟糟的不同标准、数据分类和情景(更别提不同的环境政策了),那将让董事会和投资者难以解读。这种风险将列在本月晚些时候举办的达沃斯论坛议程的前列,对于卡尼也是如此,他将担任联合国气候行动与金融特使这一新角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