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展望2020

2020关键词:(半)脱钩

刘裘蒂:绝对不要因为脱钩的噪音而误以为美国主张中美脱钩的人数巨大,其实希望中美挂钩的人仍超过脱钩论者。

如果说2019年年度关键词是“脱钩”,2020年应该是“(半)脱钩”。

12月10日在纽约市举行的《南华早报》首届中国论坛中,原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在主旨演讲中指出:历史显示19世纪末的跨国贸易占全球贸易的5%,两次世界大战深层起因和结果是直接的“去全球化”。陈德铭并且对所谓中美“脱钩”之说直接喊话:“见鬼吧!”

的确,见鬼吧!虽然在中国和美国都有关于“脱钩”的讨论,我认为我们绝对不必要因为脱钩的噪音,而误解以为美国主张中美脱钩的人数巨大,其实希望中美挂钩的人仍然超过脱钩论者。不但是因为现实中要“还原一个打散的鸡蛋”不太可能,更重要的是人性中想要与跨国界、跨文化的人联系的本能欲望不会改变。

对于中国来讲,脱钩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意味着脱离美国建立的世界秩序,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国际体系和技术自主性之前,这应该会引起很深的焦虑。对于美国来说,脱钩其实反映了“国家安全”议题无远弗届的扩张,从根层腐蚀了美国自由开放的立国精神。

如果1月里中美第一阶段协议顺利签署,这表示双方仍然在尽量维持贸易上的挂钩,但并不表示冲突不再,或是某些层面的脱钩会戛然而止。只要双方无法建立足够程度的互信,彼此的防范将会使得“貌合神离”成为新常态。

英语里的脱钩(decoupling)源自法语,在现代英语中最原始的用法指的是“使两个电气系统的耦合非常松动”,比方说,列车之间的联系“脱钩”。如果两个系统的联系非常松动的话,彼此碰撞甚至脱轨的几率可能比完全脱钩(如果可能的话)更高。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个(半)脱钩时代?

美国的“脱钩论”

今年6月在华盛顿正式爆发了一场关于美国是否应该继续与中国互动的争议。这场论战在中美建交40周年之际爆发,显得格外有意义,因为有些美国人开始问:为何40年的“接触”后,双方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似乎渐行渐远?

“拥抱熊猫派”傅泰林、芮效俭、董云裳、傅高义等知名中国专家在7月3日的《华盛顿邮报》投书中宣称:“中国不是敌人”。他们论点的要点是:担心北京取代华盛顿成为全球领导的说法过分夸张,美国与中国脱钩将损害美国的国际角色和所有国家的经济利益。

作为回应,美国记者潘文辩称,美国无需恢复对中国的温和政策,因为没有证据支持预期中的中国将在世界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芮效俭在7月12日针对潘文回信说:“如果您对一个人或一个国家采取敌对态度,就会增加对方采取敌对反应的可能性,这并不是陈腔滥调。”

另一封由上百名美国退役军官、智库和企业人士起草的公开信,在《政治风险期刊》上发表后征集联署,信中认为40年的接触政策导致美国国家安全逐渐受到侵蚀,并建议美国总统特朗普继续激进,对抗中国的“极权扩张主义”。

这场辩论不仅限于经济系教授或外交政策界。皮尤研究所在今年8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有24%的美国人将中国列为未来最大的威胁,比2014年和2007年分别增加了5个百分点和12个百分点。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10月9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有42%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发展成为世界大国对美国构成了严重威胁,比一年前的39%增加了3个百分点。尽管如此,仍有68%的美国人表示,美国应该奉行与中国的友好合作与交往政策,而不是努力遏制中国的力量增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