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全球增长乏力的2020

赵雪:今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形还会持续,主要经济体都面临不少的下行风险,但更可能出现的情形将是弱企稳,而非增长崩盘。

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不及年初预期,不少国家受到贸易、金融或政治方面因素的打击,导致IMF等机构一再下调增长预测。往前看,21世纪第三个十年已近在咫尺,全球经济的前景依然不乐观,特别是主要经济体增长乏力的问题在2020年很难出现明显的转机。

2019年,全球增长的近四分之三来自于中国、美国和其他新兴市场亚洲。然而,2020年这些国家很难出现增长显著加速的情形。。

中国经济还处于从高速到高质量增长的转型阶段,结构性放缓的趋势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企业的高杠杆率、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外需不振继续抑制短期增长态势。2019年出台的一系列稳增长政策还是偏重于托底,为结构性改革制造更好的环境。因此,2020年中国经济更有可能出现的是增长企稳而非大幅反弹。

2020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概率较大,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前期财政刺激的正面效果逐渐减退。另外,大选年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和全球经济的疲弱也会使得一些企业推迟投资计划。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按照历史经验来看,美国本轮经济周期已经接近尾声,下一轮经济衰退只是时间问题。

新兴市场亚洲地区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印度和东南亚国家。前者还在艰难的解决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系统出现的问题,短期内能够出现温和复苏已经不易。多数东南亚经济体面临着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半导体产业不振的冲击,部分国家还存在政治方面的变数,所以目前也很难看到增长大幅加速的情形。

其他的大型经济体同样乏善可陈。欧洲、日本仍未走出低谷,墨西哥、南非、土耳其等国还将继续面临很多政治、政策方面的挑战。尽管一些国家预计将逐步走出低谷,如俄罗斯、巴西等,但体量相对较小,不足以改变大局。

从以上对主要经济体增长前景的分析不难看出,2020年全球经济还将继续处于增长乏力的状态。

那么,2020年有哪些因素可能会导致全球增长态势出现显著的改变?以笔者看来,以下四个方面值得关注。

首先,部分国家国内政治生态变化。2020年的美国大选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事件。由于美国政治环境更加两极化,两党候选人的政策主张相差较大,大选结果可能会导致现行经济政策出现显著的改变。不仅如此,不同候选人的对外政策优先目标也很不相同,也将影响国际地缘政治,进而改变不少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态势。

英国脱欧的剧本的收官可能将拖延到2020年4季度,此前还可能再次出现各种反复。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出现的政治动荡如何解决,也将影响这些国家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的信心。

其次,全球贸易的走势。这里主要有三个层次的看点。其一,大型经济体的贸易摩擦如何收场,主要是美国与中国、欧洲等正在进行中的贸易谈判进程值得关注。其二,全球制造业不景气对贸易的冲击,尤其是半导体、汽车等行业。其三,基于规则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能否走出生存危机。美国越来越多的依赖单边主义来解决问题,包括在贸易方面,这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多边贸易体系的有效性。不仅如此,本届美国政府对世贸组织和其他国际机构的直接挑战,给其他国家类似的举动制造了先例,更大的损害可能会长期持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